第42章 十二楼五城
书名:从神开始的世界 作者:恶魔爱跳舞 本章字数:2562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29 16:41:05

“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!”

云逸紧捏着座椅手柄,几乎跳了起来,心脏也是狂跳,难道传闻是真的,真有人能做到?

那虚冥之中当真有着十二城楼?

只见叶桦走进神殿的一刹那,新月城天空一团祥云就慢慢的开始汇聚了,那滔天的气势,自他身上连结天地,犹如实质。

这便是气运……

云逸似乎明白了宫主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少年了,这气运简直已经快要凝聚成实质了。

“这么多年了,今年终于忍不住了!”

这些年一直往石山学院发弟子名额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可是情况似乎并没有按照道神宫预料的方向走……

前几年这少年没参加年比,更别说让这家伙拿大比第一了……

后几年干脆,没有去学院……

糟心啊!

所以,这才让自己这个办事牢靠的前来。

那些人都太虚伪,还是自己这样比较现实,直接拉人好了,那么多弯弯绕绕,岂是修炼人所为。

幸好昨日双方已经见面,对方也表示对道神宫很有兴趣,这事算是妥了!

沿着石梯继续前行,沿途各种眼神愈发明亮,多少年了,都没有见到有人类能走到这里。

不,能走进大殿的都没几个!

贪婪、冷漠、狡黠的表情有之。

惊喜、震惊、幽怨的表情兼具。

叶桦目光注视前方,丝毫没有理会这些招揽的声音,令得这些邀请的人拂袖而去,有的甚至目露凶光。

“你来了!”

白玉石阶的尽头,一男子轻轻的开口道,男子白衣黑发,衣裙和发丝微微漂浮着,眸子亮若星辰,仿若神明。

男子仿佛很久以前就认识叶桦一般,高坐上端对叶桦点头。

叶桦点头回礼。

“嗯,以前的你也像那些凡人一般的躬曲在我面前,而现在你却要离我而去?”

白衣男子似笑非笑的盯着叶桦,言语轻浮而充满腐味。

“哼!”

叶桦一声冷哼,手轻轻的搭在面前的一石像头顶,劲道一放,石像头颅顿时摔在地上。

“大不敬啊!”

石像头颅摔在地上,哗啦碎成一地,广场上众人顿时一阵唏嘘,有的更是大呼不敬。

……

白玉石阶的尽头,是一座高达万丈似的白玉古塔。

塔身雕刻着精美的浮雕,有神态安详的长须老人,有体态威严的神兽,还有各种奇花异草,自上而下,那里仿佛镌刻了整个世界。

“君山周记,剩下的半部希望在这里!”

少年轻轻的伸手,印在白玉大门上。

大门打开,仿若不费吹灰之力,里面光芒万丈,给人一种豁然开朗、别有洞天的感觉。

“这便是第三层?”

第一层开启的是神魂秘藏空间,自己从里面得到了君山周记!

第二层是什么都没有,结果耗费了一千点积分换得系统出手,摇来了一颗六棱珠。

这第三层?

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一棵树,沙漠中的一棵树!

一颗快要枯萎的树!

除此之外,似乎别无他物。

……

叶桦虽仍盘膝坐在神殿,但神魂此时却站立在一颗巨大的古树下,进入了一个浑然忘我的境界。

霹雳,浩劫,黑暗,光明,叶桦这一站,就像是千百年之久一般。

古树虽见沧桑,树枝上一条条垂下来的祈福丝带也已破旧,但折断的躯干上新发的树枝却非常的繁茂富有生机。

“繁华落尽一场梦,回首百年已成空!”

叶桦对着古树轻轻的叹着,似历经沧桑的老者感慨人生,又似年少轻狂的少年在满腹牢骚!

而面前的老树什么回答也没给,只是将枝头摇曳着随风荡漾。

在这短暂的瞬间,老树就已经经历的生死,枯荣,光明以及黑暗。

“生死不定,枯荣轮回,黑暗与光明交替,那天地众生的存在又是什么?”

古树之下,他如同老僧一般,似问似沉思。

许久之后,叶桦静静的闭上了眼睛,似是沉睡过去了一般。

……

……

轰隆~!

就在这时,天空突然暗淡了下来,越来越暗,只是片刻的时间,天空那努力照射进来的一丝阳光也消失殆尽。

最后,天空被一片黑所笼罩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,天怎么黑了?”

台下的观众不明所以,这种情况以前可没有发生过。

但这还都只是开始,新月城中的黑暗越来越浓,空气中几乎都能挤出黑色的水一般。

暗黑骤至,新月尽淹。

新月城中的各族都感到一阵窒息,仿佛身坠冰窖一般,死地之人虽爱好和向往这种黑与暗,但身临其境的时候才感觉到这种末日般的黑暗是多么的恐怖。

寻常修为的种族感受到这种黑暗的威势俱都匍匐于地,而身处旋风中央的天宰妖皇等人也不由的眉头紧皱,这股威压,竟使得自身散发的护身罡气有着溃散的感觉,就好像被这黑暗的潮水消融了一般。

“殁逆三生!”

只见天宰身后的文雅儒士提神纳气,正是桐皇宫至高心法的殁逆三生诀。

浑厚的灵力爆发,这浓郁的滴水的黑暗猛地向着周边荡去。

“桐皇宫果然不简单!”

见得偌大的广场像是被笼罩在一片巨大的光膜中一般,广场中的众人身上的压迫也是缓缓消失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“啊,神明发怒了,皇子对神明不敬,神明发怒了!”

也有些人不安的看向叶桦,这小子刚刚可是打碎了一尊神像的头颅。

“安静,蝼蚁们!”

见得这些人突然将目光指向神殿中的叶桦,而且这些话还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传播着,妖语鳯脸上顿时一冷,口中一声大喝。

“啊!”

只见场中再一次扑倒一片,有的更是双脚颤抖着。

台上妖皇长袖一挥,“吵死了,该死的蝼蚁!”

“鳯丫头,你就不嫌自己的声音大啊!”

天宰一脸无奈的看着旁边的妖语鳯,说别人会说,自己这声大吼却是毫无顾忌的。

“嗯,没事,替你管教一下子民!”

妖语鳯狠戾的看了一眼台下众人,南宣只得撇了撇嘴,还好俩人关系很好,这点小事就算了。

春去秋来、夏炎冬寒,古树下的少年依旧在酣睡之中,而飞逝的时间,早已不是来者关注的所在。

不知多久过去,少年慢慢醒来,此时人已变得苍老,但他的脸上却是莫名的微笑,“死去活来不就是人生存在的意义嘛!”

随后,徒手在沙地里刨挖起来。

不多时,一个能容纳一个人的深坑就这样出现了,看了看古树,少年表情平淡的躺入其中。

那神祈坛上的身躯,似乎已被遗忘在了那一方世界。

哔哩啪啦,我自己都没话写了^_^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